何伟山:军人节反思 向战友致敬

订户

字体大小:

在冠病疫情仍充满未知,社会规范受到干扰,国与国之间关系减弱,区域与全球秩序面对不确定与不稳定的时刻,今年的七一军人节以及我国国民服役55周年庆祝,也就更别具意义。

1967年3月14日,国会通过《国民服役法案》,男性公民年满18岁时,都必须入伍服役。笔者高中毕业后被选入新加坡武装部队第一突击营服役,加上六年高频率的后备军训,光荣完成使命。在新加坡和泰国跳伞20多次,到文莱参加森林野战训练,海上岸对岸的逃生训练,以及最后72公里的急行军训练,结业时戴上红绒帽成为突击队员。每一枚军服上的徽章都代表扯不掉的回忆!这些难忘的军旅经验更提醒我们,无论是在职国民服役人员、正规军人或是战备军人,都必须保持警惕,维护新加坡的安全,坚守保家卫国的精神。

服役期间经历了无数罕见的大事件,如今历历在目。在SQ1 17劫机事件中,特种部队神勇立功,让我们这些漏夜“Standby”支援的服役队员心生敬意。还有直升机高空滑绳训练出了事,有战友兄弟从天空陨落,我们得从悲痛中走过来,奋勇捍卫突击队员的高度专业精神。最让我们怀念的是“以牙还牙”演习,第一次在高空体验到那么多的战友兄弟一起跳伞,捍卫领土,当时心情之激动难以名状。

新加坡独立初期,政府就意识到建立强有力军队的重要性,因为如果没有国家安全,就不可能会有经济发展,不可能会有今天繁荣稳定的新加坡。很欣慰通过国人的不懈努力和贡献,我们已经建立起先进、现代化、有能力保卫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的新加坡武装部队。这得归功于超过100万名战备军人,以及他们家属的支持。

我要引用一位母亲写给新加坡武装部队、刊登在《国锋报》的信,作为我对新加坡武装部队纪律严明,富有开明同情心的组织文化引以为荣。这位母亲有一名轻微需要照顾的儿子,她对新加坡武装部队接受像她儿子一样,想成为军旅一员的年轻人,而感到欣慰。正因为新加坡武装部队开明的军官不厌其烦地去做这些事情,她儿子才有了今天的变化。他的人生旅程刚开始,并对此充满期待。

这位母亲倾诉:“人生不会每天都充满彩虹,这也不是我对他的期望。正是由于新加坡武装部队的接纳,使他能够相应地接受自己,并在生活中继续努力。”这位母亲相信还有很多像自己儿子一样的人,如果没有一个具有同情心的组织或体系,就会被忽略了。排斥和自卑将会给他们往后的日子,以及社会带来一系列其他问题。

在此,我要为新加坡武装部队敢于寻找、计划和照顾有特殊需要的少数新加坡子女,表示赞扬。我衷心希望新加坡武装部队能够继续这样做,以便这些新加坡年轻人,有一天都能以自己的方式,为国家做出贡献。

值此军人节,我向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各位战友致敬!突击队的战友们:FHAG!(编按:新加坡武装部队突击队座右铭:“为了荣誉和功名”的英文缩写。)

(作者是新加坡华乐团行政总监,前官委议员)

本文代表个人立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