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睦泽:扩大方言应用与学习机会

订户
或许今天相当多年轻人已无法识别他们偶尔在街边听到的方言,是属于哪个籍贯。(档案照)
或许今天相当多年轻人已无法识别他们偶尔在街边听到的方言,是属于哪个籍贯。(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不久前读了沈泽玮文章《方言,只剩下自救》,作为一个从小讲方言长大的我,内心有点感触。本人从小听广东歌曲和看香港连续剧长大。当时在牛车水附近的夜市,经常听到许冠杰的流行歌曲,他市井口语的歌词,道出普通打工仔的心声。歌曲内容和旋律都很接地气,容易让包括本地的听众产生共鸣。

本人也亲身经历过方言日渐式微的过程,曾在牛车水街头巷尾听不同籍贯居民操着各自乡音交谈的场景,已不复存在。或许今天相当多年轻人已无法识别他们偶尔在街边听到的方言,是属于哪个籍贯。之前得知一些会馆的年轻会员,虽然接管了会馆行政职务,却不能用家乡话与资深会员沟通,不禁感到有点惋惜。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