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任君:马哈迪可以休矣

订户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 (档案照)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 (档案照)

字体大小:

可怜的马哈迪如今已经无权可使,无计可施,也变不出什么戏法,但他还有一张嘴,谁也管不住,可以继续大放厥词,误导众生。他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唯恐天下不乱……现在既然连本国的马来人都遗弃他,他的政治基本盘已消失殆尽。马哈迪可以休矣,是告老还乡的时候了!

“语不惊人死不休!”扫描新马中文媒体网站,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网络媒体,不难看到这句形容马哈迪的成语,觉得再贴切不过。的确,这个在两个任期内总共领导了马来西亚22年又22个月的前首相,向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最近又语出惊人了。6月18日,他在吉隆坡举行的“我是马来人:开始求存”活动上致辞时说:“新加坡原属柔佛州。柔佛应该声索新加坡,让新加坡回归柔佛及马来西亚。在历史上,‘马来人土地’(Tanah Melayu)范围辽阔。它北起克拉地峡,南至廖内群岛。但如今只剩下狭小的马来半岛。我连我们是否能继续拥有马来半岛其实都很怀疑。我甚至怀疑马来半岛未来是否将属于其他人。”

这种毫无根据的“历史叙事”,若是出自一般组织或个人口中,可以不理,但他不是普通人,是前首相,上个任期只不过是两年多前的事,而且还活跃于马国政坛,是某个政党的领袖。

这么一个政坛老手公开主张本国声索另一个受联合国承认的国家的主权,是多么严重的事!虽然他在几天后否认这么说,指媒体断章取义,曲解了他的意思,但这是他惯用的伎俩,于事无补,损害已经造成了。

印度尼西亚外交部发言人6月22日就发表声明,指马哈迪的言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因为廖内群岛一直都是印尼领土。声明说:“全球正面临许多挑战,马哈迪身为资深政治家,不该发表可能影响两国友谊且毫无根据的言论。”

新加坡政府则老神在在,完全不加理会,也许政府在那22年又22个月中,受尽此人的刁难与挑衅,太了解他了。他掌权期间对新加坡充满敌意,处处为难我国,不管是为了转移马国人的视线以达到政治目的,或是想在双边关系上以大欺小占便宜,新加坡当然都必须严阵以待,见招拆招,但也都在国人团结之下,通过以国防实力为后盾的外交运筹,从容应对他的挑战与威胁,巍然不动。

而今他已经二度下野,所领导的祖国斗士党又刚在3月份的柔佛州选举中,竞选42席却全军覆没,而且得票率低得可怜,全都在5%以下,全数丢失按柜金,被马国媒体形容为“走到政治生涯的尽头”、是个“东山再起的机会微乎其微的悲哀结局(mournful conclusion)”。可他却不甘寂寞,使出屡试不爽的哗众取宠招数,试图博取眼球,再度引起注意。新加坡政府若去理会他,正式回应,岂不是平白给了他一个可以趁机唱大戏的舞台?

官方不回应可以理解,但民间却不能不发声,因为马哈迪的言论是危险的,而且是有市场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系客座教授陈有利就指出,政治人物的讲话,所造成的影响并不只取决于内容真伪,也要看发言时间点以及受众的反应等,如果有很多人愿意听信他的话,即使讲的不是事实,也可能造成巨大破坏。

无独有偶,不久前被新加坡政府拒绝入境的印尼激进传教士索马德(Abdul Somad)也发表了类似言论,宣称“新加坡是与印尼廖内群岛密切相关的马来土地”。

这一北一南的政客和传教士对新加坡的主权归属谬论不谋而合,遥相呼应,显示尽管缺乏法律或历史根据,马印两国有适合它们散播的政治气候和土壤,风起的时候,就可以像野火般狂烧起来。

心中充满“羡慕嫉妒恨”

两人之中,影响较大的当然是马哈迪,他本来就有很深的反新加坡情结,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我国的种种成就,看在他眼中很不是味道,套用网络潮语,就是心中充满“羡慕嫉妒恨”,因此在掌权期间一直想方设法打压这个眼中钉。

马哈迪对新加坡的怀恨,从他公开说过的这句话中暴露无遗:“剥猫皮有很多方法;要剥新加坡的皮也有很多方法。”

一个国家的首长不想与邻为善也就算了,却一直以邻为壑,还一心一意想剥对方的皮,这是多么不正常的心理状态!

剥新加坡的皮的确可以从很多方面下手,例如水供、禁沙、关卡、填土、边界、主权、长堤、弯桥等等,都是他使刀之处。在他第一任首相的22年期间,这些方面的动作之多不可胜数,简直罄竹难书。

他最厉害的招式是死缠烂打。在各种双边课题上经过谈判好不容易达成的协议,他也可以转过身来就不认账;讲过的话可以不算数;毫无理据时可以扭曲事实、颠倒是非,睁着眼睛说瞎话;总是反反复复,翻来覆去,像印度煎饼。现在回想起新闻生涯中受尽此人折腾,耗费大量精神和篇幅处理那无数重复了又重复的声明、反驳、澄清等等,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若只是这样“文斗”也就算了,最糟的是他偶尔也会使出真刀实枪试探新加坡的底线,尤其是在马国发生政经危机或者进行激烈政治斗争或举行巫统党选之时。

马哈迪主政期间就发生过多次这类事件,这里只能举出其中一些例子。1980年代后期,马方人员曾试图在白礁登陆,新方紧急调派突击队前往驻守,海空军也进行戒备,最后是以喷水炮驱逐来犯者;1991年8月9日新加坡庆祝国庆时,马军联同印尼军队在距离新加坡兀兰关卡只有20公里的地方举行联合空降实弹演习,严重挑衅,新方进行全军公开动员演习回应;1995年,马方人员又试图在新加坡海峡中远离马国边境的莱佛士灯塔登岸,我军立刻调派特种部队驱赶来犯者。

双方在这几次事件都剑拔弩张,其中两次还进入对峙状态,幸亏没有擦枪走火。

但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1997/98年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使马哈迪政权面对严重威胁。由于马国在他领导下大举借贷美元,试图以不可能持续的方式加速推动经济,搞到外债累累,结果金融风暴来袭,与韩国、泰国和印尼等一起陷入严重的金融危机,印尼强人苏哈多总统就因此被迫下台。马哈迪看在眼里,极度担忧。他不只有外患,还有内忧——他的经济政策,尤其是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在国内遭到强有力的反对,尤其是已成为西方媒体宠儿的副首相安华。经历过多次内部挑战的老马意识到情况非常严重,立刻进行绝地反攻,在全国各地奔走呼吁,动员各种力量,争取政治支持。

我就亲眼目睹了他其中一次行动。1997年11月中,我到槟城参加“世界中文报业协会”的年会,由《光华日报》主办,17日早上请马哈迪首相主持开幕。但时间到了,他却迟迟没有出现,主办方非常着急,很不好意思地向与会的百多名国内外华文媒体高层代表解释马哈迪正在风尘仆仆赶场。代表们引颈期盼,足足等了一个多钟头,他才匆匆赶到,上台讲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话,主持了开幕,又旋风式地赶赴下一场了!

这场对“国内外敌人”的生死斗争愈演愈烈,直到马哈迪在1998年9月终于将安华革职并逮捕时,才暂告一段落。那年8月,在政治恶斗达到白热化时,他的路演来到新加坡门口。8月4日,他在新山一个群众大会上发表充满了火药味的演讲,不断抨击新加坡。根据《海峡时报》8月5日的报道,他对群众说:“我们供应他们食水,我们的官员却被请离开新加坡……我们要对人家友善,我们没有强大的军队去攻打人家,但不要把我们的友善当成理所当然。”

接着,他开始煽动了:“我不想再多说了,但是,听着!听着!听着!”这时,群众立即很有默契地报以吼声,高喊:“切断!切断!切断!”(“Potong! Potong! Potong!”)切断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当然是水供了!

这是马哈迪最惯用的伎俩,遇到严重政治危机时总会制造“外患”转移视线,而“切断水供”往往是最佳煽动工具,何况他这一次是真正遭遇关乎政权存亡的内忧外患!

马来西亚当然知道切断水供的后果有多严重,新加坡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因此,当时两国关系有多紧张,完全不难想象。据知,双方都已进行了必要的军事戒备和调动,再次剑拔弩张。这种紧张关系一直持续到1999年尾。这是又一次非常严重的挑衅行为。

但无论马哈迪想怎样剥新加坡的皮,不管是进行文斗还是武斗,他都拿我国没辙,因为除了理亏之外,他也完全没有能力或实力来撼动新加坡这个人口土地虽小却实力坚强的国家。结果是,新加坡毫发无损,他完全剥不到我们的皮。

在他掌握大权的第一个22年任期中尚且如此,他领导一个弱势政权的那22个月就更不用说了。2018年出任回锅首相后,他又想重施故伎刁难新加坡,但这时候的老马已经变成一头技穷的黔驴,无计可施了。他只能派一艘船到新加坡水域“自由行”、死赖不走,希望我国动用武力驱逐,他就可以向国人哭诉又被新加坡“欺负”了,必须团结一致枪口对外,但他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我国政府岂会上当?

纳吉揭发老马掌政时以权谋私

自他在自导自演的喜来登政变中意外被推翻,又在接下来一连串夺权斗争中落败之后,如今的老马已是斯人独憔悴。对他来说,最重大的打击莫过于被马来选民唾弃了!穷其政治生涯,即使是在担任首相之后,他仍然只顾一味捍卫马来人的利益,但现在连底层马来人都不再相信他,不吃他那一套了,这应该是最令他伤心的事。

更糟的是,在众叛亲离之后,他不断被攻击、被起底、揭疮疤。他过去几年骂得最凶的就是继任者之一纳吉前首相,指他盗取国家的钱,实行“盗贼统治”(kleptocracy)。但越来越多的评论指出,马哈迪本身才是始作俑者,他独揽大权之后引进的金钱政治、朋党主义、变相榨取国家资产(public milking)的“私有化”政策等,都是造成今天马国贪污枉法横行的罪魁祸首。

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者斯莱特(Dan Slater)的文章题目《马来西亚的烂摊子是马哈迪一手造成的》(Malaysia's mess is Mahathir-made)就一针见血指出这一点。他说,历史将会判定,马哈迪本身是造成国家长期衰落、导致当前危机的那个人。

纳吉对马哈迪的反击就更不留情了,他掌握大量材料,大事揭发老马掌政时诸多以权谋私造福家人的事迹,令人瞠目结舌。马哈迪子女的财产也在这种情况下曝光,都是非常惊人的天文数字!对网上那个“钱从哪里来?”的大哉问,似乎没看到马哈迪家族的澄清或反驳。

马哈迪究竟留下什么政治遗产?马国知名政论者汉特(Murray Hunter)去年8月发表一篇评论《马哈迪的破碎遗产》(Mahathir's Shattered Legacy)或许就是一个很好的概括。

可怜的马哈迪如今已经无权可使,无计可施,也变不出什么戏法,但他还有一张嘴,谁也管不住,可以继续大放厥词,误导众生。

他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唯恐天下不乱,但看来这里的“天下”再也不会因他而乱了。现在既然连自家的马来人都遗弃他,他的政治基本盘已消失殆尽。马哈迪可以休矣,是告老还乡的时候了!

(作者是《联合早报》前总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