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当新兴宗教 再成不安定因素

订户
枪杀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嫌凶山上彻也(中)称,他对统一教让他家庭倾家荡产恨之入骨。(路透社)
枪杀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嫌凶山上彻也(中)称,他对统一教让他家庭倾家荡产恨之入骨。(路透社)

字体大小:

刺杀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嫌凶山上彻也的母亲,确认是一直存在各国的新兴教派——韩国统一教的信徒。山上彻也供认,刺杀诱因乃是母亲向统一教捐款导致破产,辗转迁怒于安倍。统一教再次以不光彩方式进入人们视野,反映了现代自由社会中,宗教治理可能存在的若干缺失。

其实任何一种主流宗教,最初都是非主流的“新兴宗教”。这些新产生的宗教往往容易因背离既有传统而受到主流社会的约束、排斥乃至镇压。但经历千百年漫长的演进后,最终都与主流社会达成和解,其教义思想、仪轨崇拜乃至传教方式会慢慢妥协,最终成为新的主流宗教,也成为社会体制建构的正面力量。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