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恩:华语与方言的推广不应互相排斥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最近,关于华语和方言的问题在言论区里讨论得沸沸扬扬。作为读者的我,也想冒昧分享身为年轻一代的看法。

首先,作为一名90后,我并没经历讲华语运动立项的年代,所以看到那么多文章把华语和汉语方言摆在对立的位置,感到有些费解。今天的时代与当年讲华语运动刚推行的局面截然不同。在年轻一代认知里,汉语方言几乎和“第三语言”的排位一样,既陌生又难学。许多年轻人(包括我)对方言的认识,止步于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的一些方言词汇。

1979年,新加坡华人大多数讲的是方言,所以在推广讲华语运动时,政府常常把两者视为相对立,这能理解。在那个年代,语言学系(Linguistics)慢慢被著名教授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所影响。他提出的“转换—生成语法”(Transformational-Generative Grammar)成为上世纪70至90年代的语言学家常常使用的研究框架。生成语法的支持者认为,一个语言能够用几个语法规则概括。当中的“最简方案”理论(Minimalist Program)把语言比喻成计算系统,大脑输入这些语法规则以后,我们就有生产语言的能力。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