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兵云:中美将迎来新“长和平”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当前及今后很长一段时期,中美发生直接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中美之间的“长和平”持续时间,将远超过冷战时期。(路透社)
当前及今后很长一段时期,中美发生直接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中美之间的“长和平”持续时间,将远超过冷战时期。(路透社)

字体大小:

笔者认为,当前及今后很长一段时期,中美发生直接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中美之间的“长和平”持续时间,将远超过冷战时期。

美国学者约翰·加迪斯(John Lewis Gaddis)将冷战时期美苏两国关系定性为“长和平”。已故时事评论员阮次山则将冷战结束后到21世纪初的中美关系定性为“冷和”,即“冷和平”。无论是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还是冷战结束后的中美关系,虽然没有发生直接武装冲突,但对抗和竞争始终存在,只是在不同时期、不同领域,对抗和竞争的程度有所不同。两国间没有直接的武装冲突,即为和平。即使两国因为对抗或竞争而出现代理人战争,但防止两国直接发生战争,既是冷战时期美苏关系的底线与默契,也是冷战结束后中美关系的潜在共识。

自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重返亚洲”战略问世以来,中美战略竞争持续加剧,至拜登政府,中美战略竞争激烈空前。不少学者担心中美可能在南中国海或台湾问题上擦枪走火。笔者认为,当前及今后很长一段时期,中美发生直接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中美之间的“长和平”持续时间,将远超过冷战时期。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