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国豪:多了解心中的野兽与黑狗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近日,年轻人心理健康的课题在《海峡时报》论坛版受到热烈讨论。其中一名林姓心理学家(Mr.Lim Chong Leong)对年轻人脆弱的心理素质感到担忧,并主张国人应练就良好的恢复力(resilience),不能过度依赖辅导等心理治疗来解决生活中的不如意。虽然这个观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有大学生和资深的心理辅导专业梁博士(Dr.Jessica Leong)对于该心理学家的看法表示担忧。他们觉得年轻人“不堪一击”的描绘过于草率,也容易让需要辅导的年轻人受到歧视。此外,恢复力也被曲解成“不容许失败”,而不是更富包容性的“失败后的自我调节和良好适应”。

对于这些讨论,我觉得每个观点都有可取的地方,并且充分体现了不同利益群体和心理卫生工作者的视点。我更关心的问题是:不同的视点是否掩盖了年轻人心理健康的一些核心问题?林先生就把恢复力形容成一种符合各种情况的能力,却忽略了恢复力是根据情况而定的(context-specificity)。例如,一个遇到感情挫败的年轻人,在短时间或许可以调整心情,但是一个经历丧偶悲伤(grief)的年轻人,可能会需要更多时间和适当的心理辅导来处理情绪。我们并不能单独用时间或心理治疗的需求,来断定一个人的恢复力。

其次,恢复力这个名词已经被过度使用,并导致一般民众和参与心理卫生的工作者,忽略了恢复力也有阴暗面。梁博士就表示,恢复力应该被理解为一个人愿意寻求帮助,来重拾自我的自觉和勇气。乍看之下,梁博士的理解很合理,并包含积极正面的含义。但是,许多心理学家近年来都开始重新审视,恢复力是否还暗藏一些负面的意思。例如,重拾自我,可能包含了大家对一个人回到最初状态的过度期待,并忽略了痛苦的经历必定会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这不但无形中造成更多心理压力,也将“还原”而不是“适应”,视为年轻人是否得到大家认同和谅解的不切实际目标。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