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曼:转型中职场人的期待与忐忑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全球职场给予本地员工的,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城市国家,人口不应仅承担着劳动者的角色。(法新社)
全球职场给予本地员工的,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城市国家,人口不应仅承担着劳动者的角色。(法新社)

字体大小:

相较于“安静辞职”,职场上更常发生且更应遭到唾弃的或是“安静裁退”。全球职场给予本地员工的,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城市国家,人口不应仅承担着劳动者的角色。

英国《金融时报》上周刊登一篇题为《瞧,劳资天平是不是在倒向工人一方?》的报道。文中引述了曾在英国财政部任高职的达里奥·珀金斯(Dario Perkins)对目前全球劳动力与资本抬价之战的未来预测,论述引起了高度关注。

这位目前在研究公司TS Lombard担任全球宏观部门主管的经济学家形容,发达国家的职位空缺与失业工人的比例正在激增,而劳动年龄人口却在减少,全球经济新一轮的“宏观超级周期”(macro supercycle)即将到来,这意味着世界将迎来“高通胀、高赤字、剧烈宏观波动和快速轮动的商业周期”时代。有趣的现象是,与此同时,劳动力与资本之间长久以来倒向资本的“失衡”问题,或会得到缓解,许多如去全球化与气候变化趋势导致的经济结构性转变,相信将让权力转向工人。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