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玲:国际大都会与忠诚国民的矛盾

订户
国小而历史短浅,再加上从一开始,种族、语言、文化、宗教就不单一,新加坡比很多国家都重视主权独立、国民的归属感和身份认同。(档案照)
国小而历史短浅,再加上从一开始,种族、语言、文化、宗教就不单一,新加坡比很多国家都重视主权独立、国民的归属感和身份认同。(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一边要敞开胸怀国际化,一边要小心翼翼本土化,在多元中维护团结,这是新加坡的宿命,打从要成为一个国家开始,即是如此,任务艰巨。对我们来说,这是更好还是更不好的事?这至少是新加坡人可以问自己的问题。

朋友清理家里长辈的旧书时,送我当中一本《1960新加坡年鉴》(State of Singapore Annual Report 1960)。这是一本有趣的书,没有作者署名,只交代是当局——政府印务馆出版。这是新加坡自治之后,政府出版的第一本常年报告,除了绪论、历史与行政机构之外,其他总共分为10章,分门别类记录是年新加坡的大事。这10章分别是:人口、公共财政与经济发展、法律与安全、劳工与福利、工商、文化、信息与宣传、教育、工程与建筑、交通、卫生。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