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福:民族主义的两种效果

订户
谁是谁非,犹如俄乌战场上的火并,至今胜负未决。(法新社)
谁是谁非,犹如俄乌战场上的火并,至今胜负未决。(法新社)

字体大小:

民族主义可以是一种精神鸦片,也可以类似以少量让自己达到止痛效果的大麻。

普京总统为复兴大俄罗斯民族宏愿,挥军直入乌克兰,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泽连斯基总统号召乌克兰人在不对等的军力下,不让出寸土江山换取和平,宁可为了国家和民族尊严牺牲生命,无疑也是民族主义者。

他们都是为自己民族斗争,俄乌战争在互不相让下爆发,一方是有备而来的入侵者,另一方是捍卫国土的士兵和手无寸铁的百姓。乌克兰人的生命和建筑物,在苏联留下的不十分准确的炮弹攻击下,不幸成了俄罗斯战火无差别狂轰滥炸的牺牲品。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