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云超:战争是碳排放的巨大黑手

订户
乌克兰环保组织“自然保护小组”评估,战争造成的生态破坏或需要上百年方可缓解,有些甚至永久无法复原。(路透社)
乌克兰环保组织“自然保护小组”评估,战争造成的生态破坏或需要上百年方可缓解,有些甚至永久无法复原。(路透社)

字体大小:

俄乌战争的爆发,令黑海生物圈和乌克兰数十个著名国际湿地、国家森林公园及自然保护区毁于一旦。各种重型武器在乌克兰的美丽早春已经令“欧洲粮仓”的第聂伯河成为焦炭,环境学家认定,土耳其西部沿岸因黑海近30艘军舰声纳噪音致使逾百条海豚搁浅。

除了冠病疫情,“极端天气”与“俄乌战争”成为今年严重冲击人类生活甚至生存的两大全球性事件。然而,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二者之间却互为因果彼此关联。战争碳排放可能已远比日常生活和工业生产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强度更大,数量更多,毒素成分最集中。战争戕害生命,荼毒生灵,然而,军事碳排放却是暖化大气,破坏地球生态和引致极端气候的隐形杀手。历史上的任何战争,哪怕是短时地区冲突,车辆、炮舰、建筑和植被的破坏及燃烧,二氧化碳均会以惊人速度和数量排放到大气层及生活空间之中。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