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曼:谁的狮城,谁的街道?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在街道、地方或地铁站命名的议题上,我们应思考的或许是,如何以积极的“加法”思维,去丰富公共场所中可看到的“多元”。相较香港与台北这样的华人城市,新加坡街道书写很大程度上会因不同群体对地方有不同记忆,而有更多的可能性。

到过马来西亚槟城旅行的人,或许曾有过这样的经验。上了德士后,给司机报上手机地图上的某个街名,对方却一脸困惑,仿佛街名是个完全陌生的名词。然后,司机总要花好些时间,才明白过来真正的目的地。

有一次上车告知司机,自己想去“惹兰甲必丹吉宁清真寺”(Jalan Masjid Kapitan Keling),好心又热情的司机开启了话匣子,给我说了槟城道路一长串的“易名史”,才知道原来自己要去的地方也叫“椰脚街”或“Lebuh Pitt”。司机说,在这座城市,一些街道名字改得频繁,不同的人因此对于街名有不同回忆,也因为这样容易产生记忆混淆。我也总算对槟城街道命名的乱象纷呈,有了多一点了解。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