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愤怒的塞尔维亚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大批科索沃塞尔维亚族民众2022年12月22日举行反科索沃政府示威,并举起举行巨型塞尔维亚国旗。(路透社)
大批科索沃塞尔维亚族民众2022年12月22日举行反科索沃政府示威,并举起举行巨型塞尔维亚国旗。(路透社)

字体大小:

近期,塞尔维亚要求向科索沃派遣军警,引起世界普遍关注。我在《联合早报》撰文《科索沃先例》(2022年11月23日言论版),对有关背景进行了介绍。自11月5日开始,科索沃塞尔维亚族(简称塞族)人全面退出国家机构和北科索沃地方机构。他们提出返回科索沃机构的两个条件:解决汽车牌照问题;成立塞族占多数的市镇共同体。

波黑的塞族人最擅长这种方式。他们多次把抵制国家机构作为抗争的杀手锏。他们的优势在于不可替代性,别人拿他们没办法。科索沃的塞族人没有这个优势,阿尔巴尼亚族(简称阿族)人决定填补空缺。塞族人的最大政党、亲塞尔维亚的“塞族人名单”原本在科索沃议会有10名议员,全部辞职。但是,该党参与了递补,占据了九个空缺。他们宣誓就职后走出议会。

23日,在欧盟调解下,塞尔维亚和科索沃就汽车牌照问题达成协议:塞尔维亚不再向科索沃塞族人签发新的汽车牌照;科索沃不再要求取消塞族人现有的塞尔维亚签发的牌照。这是一个双方都妥协的协议。科索沃在西方压力下,松动了原来立场。科索沃总理库尔蒂要求解决地位问题(互相承认),而塞尔维亚要求成立塞族占多数的市镇共同体。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