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国:外国语仍是人生斗争的武器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年少在中国读中学时,记得英文老师的办公室里,总是贴着革命导师马克思的格言,最适合外语教研室的一款,叫“外国语是人生斗争的武器”。课文里也有关于马克思虽是德国人,但积极学英文,以至于可以用英文撰写政论的内容,非常励志。有一回参加学术会议,遇到一位同行学者,回忆她读书时英文课中有中国的阶级斗争故事,如“周扒皮半夜鸡叫骗长工起床干活”,我不免感叹,那还不如改革开放以后学习“马克思学英语”的故事好一些。

现代中国人生活在西方影响无处不在的地球上,掌握英语以及其他外语确实有必要,就算不从事人生斗争,对于弄明白很多概念,也有助益。虽然“精通”任何一种外语都非常困难,因为任何一种语言背后都有漫长的演变史,复杂的來源和变化,以及各种理性难以解释的惯用法,但是以一种外语作为参照,能够拓展文化视野,看出自己的母语在表达上的一些局限。

一些宣扬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人,喜欢用中国有很多种关于亲属的称谓而英文没有,佐证后者极其单调。其实即使在中国,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在城市里核心家庭长大的孩子,对父母老家诸多亲戚的“谁是谁”“怎么称呼”同样是一头雾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