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元:中国须为下个全球时代自我革命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应当是众多一流自然科学家、经济学家、企业家、哲学家、教育家、政治家、军事家及各技工匠蓬勃涌流的国家。(路透社)
作者认为,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应当是众多一流自然科学家、经济学家、企业家、哲学家、教育家、政治家、军事家及各技工匠蓬勃涌流的国家。(路透社)

字体大小:

“自我革命”绝不意味着可以今天革一刀,明天革一茬,以至于不得不“永远在路上”。惟有从国家治理建制上直接铲除导致“病毒”及老鼠滋生繁衍的基因,才是自我革命成功的不二途径。

俄乌战争仍在继续,但显然已经成为北约国家与俄罗斯之间的军事及综合能力较量。美国及北约不可能允许乌克兰战败,或丧失击垮俄罗斯的历史机遇,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失去对这场战事走向的主导权。有分析认为,俄乌战争结局可能会是:一、普京政权被终结,普京被追究战争罪行;二、俄罗斯作出战争赔偿;三、俄乌疆界至少退回到2014年3月之前。

无论如何收场,俄乌战争的结束很可能启动包括联合国机构改革在内,乃至全球治理体系发生深刻变革的下一个全球时代。全球治理变革时代的到来,不会以一国或者少数国家的意志为转移。中国是否已经为迎接下一个全球治理时代的来临做好准备?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