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越:自由的感召不是人人能懂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那些从来没有在西方国家生活过的中国同胞,对于自由的理解,估计和他最初移民英国一样,很难超越“言论与行动自由”的高度。(图 / Pixabay)
作者认为,那些从来没有在西方国家生活过的中国同胞,对于自由的理解,估计和他最初移民英国一样,很难超越“言论与行动自由”的高度。(图 / Pixabay)

字体大小:

西方人至今不懂阿拉伯之春的痛,他们往往认为民主自由就是天经地义,是人类与生俱来会去追求的,却不知道西方文明想在东方土地上落地生根有多么困难,要让它开花更是奢望。

俄乌战争一周年,英国和欧洲媒体铺天盖地的分析与评论,几乎一致强调“团结在自由旗帜”下,令人动容。当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以捍卫自由的大旗将西方团结起来,这样一个在历史上令很多西方人愿意以生命捍卫的字眼或理念,让我好奇中国人是不是比较无动于衷?我移民英国近20年,最近才敢说自己懂得了什么叫自由。那些从来没有在西方国家生活过的中国同胞,对于自由的理解,估计和我最初移民英国一样,很难超越“言论与行动自由”的高度。

现在,我理解自由是“建立在民主、法律与人权基础上的,一种为保卫个人利益与安全,对政府(包括民主和非民主政府)以及独裁者借机扩张权力采取措施的思考逻辑与行动方式”。对于西方读者而言,这样一段话如同讲述1+1=2,显而易见。但请西方读者不要嘲笑我这花了20年才学懂的观念。因为英国的实地生活告诉我——我在中国学到的,英国人基本都不懂;英国社会所有的基本常识和逻辑,我也不知道。这样的“不可理喻”,是我在英国生活中尝遍苦头之后,方才意识到的。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