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能端:“催生”的觉悟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新加坡去年的居民整体生育率降至历史新低,只有1.05。(档案照)
新加坡去年的居民整体生育率降至历史新低,只有1.05。(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有关人口或生育率的新闻,似乎总与“好消息”沾不上边,感觉最近这种情况更甚。例如中国从年初就证实人口出现60年来的首次萎缩;韩国上周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反映,在20岁至34岁的韩国女性中,仅有4%认为结婚和生育是必选项;在本地,去年的居民整体生育率降至历史新低,只有1.05。

正因如此,前阵子在《经济学人》杂志中看到的两则报道,对我而言不仅吸睛,也引发思考。各国现在面临的人口挑战看似难以逆转,但其实有利因素并非不存在。

其中一则报道聚焦以色列的生育率情况。1960年至1990年,以色列犹太人的生育率从3.4降到2.6,如今回升到3.1。虽然这个趋势和极端正统派(ultra-Orthodox)犹太人的增加有直接的关系,但世俗犹太人(secular Jews)也育有较多孩子。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