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透视

肖宏德:谁控制粮食,谁就掌握权力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2022年10月在《黑海谷物协议》下,多艘运载着谷物的船只等待通过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路透社)
2022年10月在《黑海谷物协议》下,多艘运载着谷物的船只等待通过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路透社)

字体大小:

俄乌战争的爆发改变了世界地缘政治格局,造成全球粮食危机严重且走向恶化。俗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一个国家的食物安全,取决于粮食的拥有和粮食的获取途径。在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机制下,自然气候因素出现粮食短缺的地区和国家,绝大多数获取粮食的途径是畅通的。出现严重全球粮食危机和潜在的饥荒风险,是逆全球化背景下的地缘政治产物。

20世纪人类经历了多次可怕的饥荒,饥荒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超过战争死亡人数。理论上当饥荒爆发时,全球食物产量仍是足够的。即便有气候和经济因素,食物的总体产量下降本身并不足以引发食物危机。人口学家认为,地球人口永远不会超过110亿,理论上,全球能提供的食物在数量上远远超过需求,对所有110亿人来说,食物生产都是充足的。食品安全的最主要因素是:粮食交易,特别是在产量盈余和产量不足的地区之间,交易可以调节粮食供需。

从全球范围看,不但食物能满足每个人的需求,而且信息手段和预防手段都相当发达,地球上任何地方的食物匮乏,都能轻易得到补充。法国学者布吕内尔(Sylvie Brunel)在《饥荒与政治》一书中指出:饥荒的发生对于整个群体而言,意味着食物完全中断,无任何行动能终止这一短期内发生饿死人的情况。当今世界出现的饥荒,是地缘政治深度改变的产物。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