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臻:美国内政如何影响俄乌战局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纽约时报)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纽约时报)

字体大小: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对于俄乌战事的演变,笔者在3月22日《习近平访俄志在开拓“中间地带”》中评估:“客观讲,俄乌冲突错综复杂,双方都还没有到精疲力竭之时,乌克兰还有西方的坦克(之后明显就是战斗机)作为后手,俄罗斯仍有一定的后备军力和核力量。”5月19日七国集团峰会期间,拜登政府宣布,美国及盟友计划向乌克兰提供F-16战机。前不久曝光的一份美军方《顿巴斯地区之战可能导致整个2023年陷入僵局》报告,亦认为这场战争正在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很可能持续到2023年以后。

俄乌战事未来走向又将如何?笔者梳理繁杂的资讯,略做分析。

首先,在军事角度。如果跳出巴赫穆特这个血腥的局部战场绞肉机,从宏观面观察,目前攻守易势,但乌克兰的大反攻还没正式开始。《纽约时报》4月报道,最近泄露的一份美军文件,包含今年1月至4月乌克兰新兵训练和装备交付状况,显示乌方正在组建12个旅的作战部队,其中九个旅由美国和其他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提供训练和补给。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