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国豪:性侵犯的伐罪难题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台湾最近掀起一股#MeToo浪潮,从台湾民进党频频爆出多起性骚扰,到日前著名主持人黄子佼“强吻少女拍裸照”,无不吸引读者和其他旁观者的眼球。同为典型亚洲社会的新加坡,我们是否也会有#MeToo的一天?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个现象的崛起确实值得探讨,而探讨并不该局限于道德伦理和惩罚的轻重,而是社会和人性的根本。

我们从社会各阶层人士的言论中,常会看到留言都流于表面,并呈现期许他人行为的两极化反应。有些社会人士对受害者表示同情,另一些则批评受害者博取知名度。有些行为人(perpetrator)会道歉,有些则推卸责任并毁灭性地把其他人拉下水。同一个#MeToo浪潮,掀起的波澜却和其自我赋权(self-empowerment)的初衷渐行渐远。

我们或许在舆论的道德制高点得到满足,但这份“幸灾乐祸”和“落井下石”的乐趣,却埋没了对受害者和行为人的同理心,并体现简单的单向思考;这也是#MeToo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本因。我们可以尝试利用心理学的观点了解问题的本质,并“预防”未来#MeToo的来袭。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