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元:中国如何面对“去中国化风险”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中国外长秦刚(右)6月18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访华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法新社)
中国外长秦刚(右)6月18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访华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中国现面临的发展和安全严峻情势,既缘于美欧与中国现有政制不合拍现实下的底层矛盾,也完全取决于中国决策层对于人类发展大势,及全球命运依存关系的根本性认识与主动变革能力。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华行程给螺旋式下滑的中美关系带来一丝希望,布林肯离京前表示,高层直接接触和持续沟通,是负责任地管理分歧和确保竞争不至于演变成冲突的最佳方式。

这次会晤过程一个突出特点是,中方“坦诚”直面中美关系严峻现实。这次会晤也使中美关系有一定层面的止跌。布林肯邀请中国外长秦刚访美,双方同意就增加中美客运航班进行探讨,同意扩大人文和教育往来,为更多学者、学生及工商人士互访提供支持和便利。但这不等于中美关系已经出现拐点,也不等于美国对华政策长期以来奉行的以虚招“缓和(管控)”,却以实招加剧中美矛盾与冲突的行事方式会有所改变。

自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中美关系持续恶化,双方在科技、媒体、教育与学术层面几近断隔。2020年7月互闭中国驻休斯顿与美驻成都领事馆,美国协同盟友全面展开对华发展阻遏及在印太地区对华围堵。这一系列行为与事件过程,自然不会是仅仅如气球事件那样的微观摩擦,或者局部矛盾与冲突的问题。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