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聚焦

胡逸山:族群政治主导 马国迈向何方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马哈迪崛起政坛半个多世纪以来,国际上也风行有起有落的所谓伊斯兰复兴运动,或伊斯兰政治运动。(法新社)
马哈迪崛起政坛半个多世纪以来,国际上也风行有起有落的所谓伊斯兰复兴运动,或伊斯兰政治运动。(法新社)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宪法里载有关于马来族(以及其他土著,但实质上主要是马来族)的特殊地位条款,如在奖学金、公务服务职位、商业执照等方面有着官赋的优惠。这无形中促使谁是谁不是马来族这一课题,提升到有现实社会经济意义的层面上,也让马来族与非马来族的分野的重要性,更为凸显。而宪法里关于马来族的定义,其实是无关血统的,只要是日常操马来语与惯拥马来习俗,以及信奉伊斯兰教者,即为马来族。如此,则微妙地也把宗教与族群这两个社会文化元素结合了起来,在马国政坛上长期成为主要的论述课题。

执政多年的前首相马哈迪,在上世纪中叶被政治“流放”年代,曾写了一本书,后成为马来族群政治的经典著作,叫《马来人的困境》(The Malay Dilemma),内容巧妙地结合了当时在世界各地伴随着脱殖独立而兴起的国族主义浪潮,认为一国一地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都应由在地的主要(多数)族群所主导,其他少数族群应该服膺于此,不得造次,如此方为治国的正统。马哈迪以马国为例,认为理应主导的马来族未能顺畅地做到,所以应醒觉起来,积极朝那个方向努力。此书在族群与文化都是多元的马国,自然引起一片哗然,影响了族群关系,所以当时一度被列为禁书。

后来马哈迪上台,想方设法地把他书中理念转化为马国国策,如把各项给予马来族的优惠制度化与广泛化等。再后来执政的纳吉,眼看马国经济在各种基于族群分野的政策负担下一筹莫展,曾小心翼翼地设法让马国的经济领域更为开放化与自由化,却遭到长期垄断且享有既得利益的各方强烈反弹,经济改革方案也就不了了之。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