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娜: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的“骂人”歌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最近,一首叫《罗刹海市》的歌在网络上引起了“现象级”的传播和解读热潮。(图 / pixabay)
最近,一首叫《罗刹海市》的歌在网络上引起了“现象级”的传播和解读热潮。(图 / pixabay)

字体大小:

为什么这样一首骂人的歌能迅速走红?我想离不开两大因素,一是歌词的诠释有无限可能性;二是契合了时代的大众心理和精神需要。甚少人留意专辑简介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以古讽今的意图。

最近,一首叫《罗刹海市》的歌在网络上引起了“现象级”的传播和解读热潮,连不怎么关心歌坛和娱乐新闻的人也会在社交媒体上与之邂逅。这首歌是中国西域歌手刀郎沉寂多年后,推出的原创新专辑《山歌廖哉》中的一首,歌词取材自清代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细读歌词,几乎全篇都在“骂人”。这首“骂人”的歌为何能被广泛接受和迅速走红呢?

《山歌廖哉》封面介绍中说:这本专辑是“结合了聊斋文本与民间曲牌印象的主题概念专辑”。“廖哉”谐音“聊斋”,那为啥叫“山歌”?介绍中这样解释:“书契以来,代有歌谣。自楚骚唐律,争妍竞畅,而民间性情之响,遂不得列之于诗坛,于是别之曰‘山歌’”。简介中说,虽然聊斋可以令人管窥不属于我们的那个时代,“然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图样,本专辑的十一首作品则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山歌。”众人都将精力放在解读歌词上,甚少人留意这篇简介其实已经说得非常明白,自命“山歌”的取态,“民间”的定性,以古讽今的意图。

《罗刹海市》本是《聊斋》中的一篇,写的是一个叫马骥的青年,误入罗刹国,后来又离开罗刹国,去了海市和龙宫,与龙宫公主成亲后又返回人间的曲折故事。刀郎的歌主要取材自这故事的前半段,重点说的是马骥在罗刹国的所见所闻。“罗刹”是梵语音译,指恶鬼。元朝马端临撰《文献通考》里记载的罗刹国民是:“朱发黑面,兽牙鹰爪,作市以夜,昼则掩面。”到蒲松龄笔下时,罗刹国是一个“以丑为美”“以俗为雅”的国度。该国的相国“双耳皆背生,鼻三孔,睫毛覆目如帘。”有官职的人都“狰狞怪异”“然位渐卑,丑亦渐杀”,也就是说这里美丑颠倒,相貌越丑的人官位越高。马骥是一个青年才俊,善歌舞,也善诗文,为谋生而选择出海经商,遇难流落到了罗刹国。一次酒醉,他“以煤涂面作张飞”,收留他的主人深以为这才是美的,便劝他涂面自污,曲意逢迎,之后觐见国王,才得以被封为大夫。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