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杰忆:意大利人反思旅行的意义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意大利今年一开春迎来的外国游客成长了70%,是欧洲仅次于西班牙的热门目的地。(法新社)
意大利今年一开春迎来的外国游客成长了70%,是欧洲仅次于西班牙的热门目的地。(法新社)

字体大小:

科学家研究显示,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到这个世纪末,最糟可能失去七成的积雪,乐观点,则是失去三成。越来越少的降雪改变了山巅上的旅游,先是靠人工造雪机维系冬天的滑雪季,随着气温升高,人造的雪很快融化,一些难以为继的滑雪场只得关闭。

2020年春天,一家高档旅馆的女主人打开每一间房间,仔细巡视端详。从她有记忆起,旅馆从没这么安静,静到可以听见窗外运河的水流声,也从来没有机会在客房里静坐,因为总是忙着接待下一位客人。冠病的凶猛疫情重创意大利的形象,她以为,人们再也不敢来威尼斯了。

冠病以人类至今无法理解的方式横空出世,扰乱全球近三年,带走数百万条性命后,威胁降低,感染和死亡的恐怖记忆随风而逝。被禁足久了,大家都好想去旅行,意大利今年一开春迎来的外国游客成长了70%,是欧洲仅次于西班牙的热门目的地。到了暑假旺季,即使住宿费、机票随通货膨胀水涨船高,不只热门的威尼斯、罗马和佛罗伦萨旅馆已经客满,中古世纪小城、湖边小镇,还有阿尔卑斯的山村也都人满为患。

消费力强的游客不顾涨价继续出游,让价格居高不下,阮囊羞涩的人则选择待在家,今年暑假有四成的意大利人不度假,度假与否凸显了贫富差距。旅游业占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若加上餐饮、运输等相关行业,则高达13%,强劲复苏促进经济成长,但意大利人开始担心过度旅游。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