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明:彩虹的困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不久前在新达城会展中心,为了配合某个国际会议的要求,在会议期间设立了“中性厕所”。这在本地是首创,在坊间引起不少回应。(档案照片)
不久前在新达城会展中心,为了配合某个国际会议的要求,在会议期间设立了“中性厕所”。这在本地是首创,在坊间引起不少回应。(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不久前在新达城会展中心,为了配合某个国际会议的要求,在会议期间设立了“中性厕所”。这在本地是首创,在坊间引起不少回应。据记者的访问,一名“用户”非常满意,因为他以前使用男厕觉得不自在,进女厕又怕被赶出来,很无奈。

性别和性(取)向问题已开始在本地引起关注,尤其是在修改了377A法案以后。

从简单的分析来看,这其实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首先根据人类出生后的生理器官来说,除了明显的男性或女性外,还有其他因为荷尔蒙失调的偏男性或偏女性等四种情况。但是从性向认知的心理方面来看,每一个性别的人类,都有可能“认为”自己是适合其他的性别。那么就可以有4乘4等于16种情况。加上每一种情况下的择偶倾向也有四种,所以就至少有4乘16等于64种可能的组合了!这还没有包括其他如假冒的、因为时尚潮流而选边的、有特别癖好的或者多种性向的种种。所以要归类为彩虹族(LGBTQ+)还是非彩虹族,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