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博斯金:发达经济体必须面对财政现实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目前各国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须要改革福利国家体制,包括更有针对性地对贫困人口发放福利,并引入更有力的工作激励措施。最好的办法是允许逐步放缓支出,以避免出现具有经济破坏性的强制性变革。

世界各地的发达经济体都面临着日益严峻的财政挑战,原因很简单,它们中的大多数都运行着一套臃肿且在财政上难以为继的福利国家制度。正如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10多年前担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时所说:“欧洲的社会模式已结束了。”同样,美国如果不控制支出和约束公共债务的话,也可能落入同样的陷阱。

这方面的计算非常简单明了。以一个由工资税支撑的福利型社会给付为例。支付此类支出(如用政府债务融资,现在或以后包括利息)所需的平均工资税率,等于抚养率乘以替代率,即福利领取者与纳税工人的比例,乘以平均福利金与被征税平均工资的比例。

这个等式甚至还未包含支付其他政府资助项目所需的税收,包括从国防、治安到道路和学校。当然,还有其他种类的税收可以用来支付这些费用,同时可以对福利公式和税率表进行各种修改。但归根结底,如果很多人都要领取可观的福利,最终就会产生极高的税率。正如莎士比亚笔下的哈姆雷特所想的:“是啊,这就是问题所在。”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