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时间

黄佩玲:从鹰嘴豆泥说起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在美国播客主持人乔·罗根的节目上,马斯克把巴勒斯坦极端组织哈马斯(Hamas),改称为读音接近的“Hummus”,甚至建议用切断鹰嘴豆供应作为停火方案。如此失了分寸的“笑话”,自然让尽惹争议的马斯克又被网民痛批一轮。(档案照片)
在美国播客主持人乔·罗根的节目上,马斯克把巴勒斯坦极端组织哈马斯(Hamas),改称为读音接近的“Hummus”,甚至建议用切断鹰嘴豆供应作为停火方案。如此失了分寸的“笑话”,自然让尽惹争议的马斯克又被网民痛批一轮。(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第一次尝到鹰嘴豆泥(Hummus)的美味,是在柏林萨维尼区一家由一对埃及男女经营、主打中东街头小吃的餐厅。不算有卖相的它吃下去是糊糊的口感,看似奶油却又不是,当中混合了中东香料与橄榄油,还有一丝丝柠檬与芝麻味。

老实说,我这吃惯中餐料理的味蕾,向来对鹰嘴豆没多大好感,而且相当陌生,最多是在沙拉台上见过它,但几乎不会选择把它放到盘上。或许之前我就曾吃过鹰嘴豆泥,只是未能留下印象。结果,在散发着多元文化氛围和移民众多的柏林街头吃到这糊状食物,一切显得对味。旅行结束后,我开始在新加坡走访希腊、土耳其与中东餐厅,回味鹰嘴豆泥的同时,继续认识在我舒适圈以外的料理。

近日,鹰嘴豆泥很不幸地被扯进“战火”中。总是语出惊人的马斯克开了一个不好笑的玩笑。在美国播客主持人乔·罗根的节目上,马斯克把巴勒斯坦极端组织哈马斯(Hamas),改称为读音接近的“Hummus”,甚至建议用切断鹰嘴豆供应作为停火方案。如此失了分寸的“笑话”,自然让尽惹争议的马斯克又被网民痛批一轮。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