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暄馆

郭颖轩:一盐难尽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单看民间餐点,蘸酱、酱汁是美味的灵魂,是各族美食的特色。对饕客而言,少一茶匙酱料,是无法妥协的取舍。对小市民来说,多一口汤汁,是苦日子的一勺慰藉,而且“就只多吃一口”。(档案照片)
单看民间餐点,蘸酱、酱汁是美味的灵魂,是各族美食的特色。对饕客而言,少一茶匙酱料,是无法妥协的取舍。对小市民来说,多一口汤汁,是苦日子的一勺慰藉,而且“就只多吃一口”。(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我自觉味蕾迟钝,或许先天味觉受体不敏感,别人层次分明说的各种销魂美味,我的想象只有纯粹的酸甜苦辣咸。

每当朋友问“想吃什么?”我的答案只有二选一:华夫饼(waffle)或咸食。前者有着儿时美好的回忆;后者能给予我直接的爽快,两者的共同点就是简单快乐的“食体验”。

当然钟意咸食也不能餐餐重口味,毕竟我已到了须养生的年纪。不过,在生活压力大或生理期时,还是会犯咸食“瘾”。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