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空间

邓曦泽:全球正陷入晚清时代2.0版本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说,政治精英和科技精英都没有认真思考科技发展究竟会如何影响国家政治、国际政治及人类命运。(Pixabay)
作者说,政治精英和科技精英都没有认真思考科技发展究竟会如何影响国家政治、国际政治及人类命运。(Pixabay)

字体大小:

我越来越认为,科学技术作为人类自创的最重要力量,将不可逆地改变世界,而人类的命运很可能是均等的,要么皆成仙,要么皆毁灭。只不过,在这短期波动中,某些人会成为不幸的牺牲品。

有传言说爱因斯坦曾讽刺人类的愚蠢:“只有两种东西是无限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而对于宇宙的无限,我还不是很确定。”我暂未查到此言原始出处,姑且借用之。

如何理解愚蠢?基于人我利益关系,可以避免对愚蠢的理解情绪化。以下两种行为是最愚蠢的:损人又损己;拒绝利人又利己。以下两种行为是很愚蠢的:损人不利己;拒绝利人不损己。相较而言,损人利己还算不上愚蠢,而只算是自私或贪婪。同理,智慧也可以放在人我关系中来理解,如利人而不损己,利人利己。

基于对愚蠢的理解,我有时觉得,虽然人类的智能愈加发展,但人类的愚蠢似乎并未好转。我甚至认为,与一战、二战时期相比,当今人类的智能虽大幅增强,但反而变得更加愚蠢,在更大尺度上重蹈中国晚清时代之覆辙。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