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碰撞

李玉林:此心安在何处?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看了《联合早报》刊登的王飞凌教授的文章《此心安处是吾乡——正确的海外华人爱国观》,作为“只会圈在故土内斗内卷、耐劳吃苦”的一员,看到“正确”“爱国”等等字眼,仿佛也被戳中了痛处,不得不发几句牢骚和哀嚎。

在早报网上看过部分海外华人写中国的文章,给我的感觉,就仿佛是二婚的媳妇在新家人面前投诉旧婆家,字里行间不仅不会有任何的好,话里话外还带着各种仇恨和嘲讽。让人怀疑,到底是前任真有这么渣,还是主要为凸显现任的好。实际上,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把话说得那么绝呢?

从王教授的文章当中,我看到一种从利益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倾向,似乎只有甩掉过去的包袱,才有利于现在轻装上阵。其实,“此心安处”并不是“此身安处”,更多体现的是一种信仰或者价值追求,不是一种利益权衡——是否有利于个人在现今所在国的现实发展。就算“此心安处是吾乡”这句的作者苏轼本人,因“政治不正确”一再被流放,到了荒蛮的海南岛,想的也不是改变立场、反对朝廷、批评政敌,而是寄情山水、兴办学堂,帮助当地的百姓“破天荒”科举取士。苏轼后来既反对新党,也反对旧党,遭到两拨人的排挤,他虽然此身找不到安处,一生坎坷漂泊,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有心安之处。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