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军:美国媒体正在走向失灵吗?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照目前趋势来看,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大选特朗普势必卷土重来。若他明年再度当选,极端的民主党人会不会也冲击国会山甚至白宫呢?笔者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对民主党人及其背后的媒体来说,是完全无法接受,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两党及其选民的撕裂肯定也是有增无减。

美国国会危机不仅预示着美国政治将迎来一系列史无前例的新变化,也使我们再次清醒认识到美国媒体正在丧失作为重要的第四权(仅次于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的意义与价值,甚至令人越来越怀疑是否还具备一直标榜的独立与自主。在此次事件中,我们不仅看到民主党人毫无悔意(也许他们内心早已后悔莫迭),而且几乎所有亲民主党的媒体都无视该党的荒谬举措,更不要说去反思反省改变什么。美国人又如何指望媒体(尤其是亲民主党的)展开对政治权力的监督,并确保政府行为公正和透明呢?又如何能再指望它们继续发挥预警功能,提出什么审慎客观的建设性意见呢?

当约翰逊当选美国众议院议长后,《华尔街日报》记者休斯(Siobhan Hughes)就向众议院民主党排名最高的议员,也是少数党领袖的哈基姆·杰弗里斯(Hakeem Jeffries)提出一个问题:民主党人在麦卡锡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伸出援手,现在后悔吗?难道民主党人不更愿意和比约翰逊温和的麦卡锡合作吗?哈基姆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不”。他没有做进一步详细说明。

这不禁使笔者想起,2018年在哈佛大学向《时代》杂志前主编吉布斯(Nancy Reid Gibbs)以及受邀前来哈佛大学交流的民主党希拉莉竞选团队的一名高级幕僚提问时,她们的反应。记得笔者当时问道:“为何2016年大选前美国绝大多数媒体(尤其是纸媒)都预测希拉莉将大获全胜?民主党人又从败选中总结出什么经验教训?”记得她们当时的回答就是两个字“是的”,此外再无说明。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