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健勇:中国前途在于“脱亚入欧”——兼论新“天下三分”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面对现实主义传统根深蒂固的美国,中国宜避其锋芒,在对之保持最低程度威慑的同时,尽力维持正常国家关系。(路透社)
作者认为,面对现实主义传统根深蒂固的美国,中国宜避其锋芒,在对之保持最低程度威慑的同时,尽力维持正常国家关系。(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国进一步在制度上“脱亚入欧”,在政治文明上向西方民主国家全面靠拢,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中国的现代化离不开欧盟支持,一个民主的中国更易为欧盟所信赖和倚重,争取在事关中国现代化前途的发展问题上,尤其是对中国谋求更多国际规则制定权的理解和支持,是完全可能的。

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华体系遭遇欧洲列强主导的现代国家体系,在“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三千年未遇之大强敌”面前,儒家文明与现代性之不兼容暴露无遗。正如美国汉学家芮玛丽指出,儒家文化天然只适应农业文明。梁漱溟先生同样指出,如果没有来自西方的冲击,中国靠自身一千年也发展不出资本主义。

相对于同样遭受帝国主义侵略的日本,“师夷长技”的洋务运动最终失败,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如日本那样坚定实施“脱亚入欧”——从器物到制度实行西化的深刻变革。事实证明,非西方世界现代化之成功,无论是独立、半独立、抑或取得独立的前殖民地国家,无一不是靠引进或依托于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很难设想,作为新型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典范的新加坡和香港,如果没有英国的法治作为制度土壤,工业化成功的可能性究竟能有几何?

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追求现代性,以救亡图存为目的的现代政党。国民政府主政时期的“国家构建”,完全就是以现代国家(modern state)为取向的西化运动。中共以俄为师,但苏俄所信奉的主义和创建的制度,毫无疑问是西方文明的一部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