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宁:荷兰选举尾随的警钟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荷兰自由党领导人维尔德斯(左三)12月4日与前任内阁部长普拉斯特克会晤后步出大楼。普拉斯特克受委代表自由党约见其他政党、讨论组建政府事宜。(法新社)
荷兰自由党领导人维尔德斯(左三)12月4日与前任内阁部长普拉斯特克会晤后步出大楼。普拉斯特克受委代表自由党约见其他政党、讨论组建政府事宜。(法新社)

字体大小:

维尔德斯主张荷兰退出欧盟,反对继续对乌克兰提供援助,政治观念倾向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等强硬右翼欧洲怀疑论者,而不与意大利总理梅洛尼等强硬右翼亲欧者保持一致。尽管他有意组织团队,形成新的政府,但过程至少需要数月时间,才能有定论。这意味着荷兰可能再次成为类似于欧元危机期间的拖延者,而不是扮演近期更为建设性的角色。

荷兰选民11月授予反穆斯林、反移民、反欧洲的极右翼自由党(PVV)以23.6%的得票率赢得胜利,获得令人瞩目的37个席位。选举结果不仅对荷兰政治社会构成重大冲击,让其他政党望尘莫及,也让荷兰与欧盟分别陷入困境。多年来,荷兰主要政党一直排除与PVV领导人吉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组建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但根据目前选举结果,在没有维尔德斯的情况下组建政府,几乎是天方夜谭。曾在21世纪初率先转向反穆斯林民粹主义的荷兰,现在可能迎来其首位民粹主义首相。

PVV的胜利规模之庞大,不仅让荷兰政坛震惊不已,也让维尔德斯本人感到讶异。尽管如此,他仍旧表明,无论是身为首相或是扮演其他政治领导人角色,他都有意参与下一届政府。纵观全局,维尔德斯这些言论,很有可能夙愿得偿。第二大党派为劳工党和绿党联盟,最终获得25个席位。现任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所领导的自由主义党(VVD)仅获得24席,而全新的中右翼政党新社会契约(NSC)则赢得20席。这三个政党长期以来不曾积极合作过,而且就算三者联盟,还需要至少一个较小政党,才足以形成多数执政。

首相吕特执政已有13年,在今年7月因环境和移民丑闻而宣布辞职,并声明不参与临时选举,荷兰政坛顿时出现了政治真空的局面。原先有可能遥遥领先的,是受益于近年来农民抗议运动的政党农民公民运动(BBB)。然而,到了夏季,该党许多支持者转向由着重对抗政府腐败的议员彼得·奥姆齐赫特(Pieter Omtzigt)于8月创建的新社会契约政党(NSC),以致各党最终平分秋色。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