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哈冲突

什洛莫·本—阿米:巴勒斯坦和犹太解放之间的错误选择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与其说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冲突,是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间的直接冲突,不如说它更像一场双方都有合理诉求的黑格尔式悲剧。(路透社)
作者认为,与其说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冲突,是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间的直接冲突,不如说它更像一场双方都有合理诉求的黑格尔式悲剧。(路透社)

字体大小:

在短期内,结束当前战争所造成的可怕人员伤亡和物质破坏,意味着推翻内坦亚胡的极端主义政府,并约束住哈马斯。但要实现永久、持久的和平,我们必须超越那些轻率的类比,并认识到当前挑战的复杂性和多面性。

以色列对哈马斯10月7日大屠杀的强硬军事回应,激发了世界各地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在加沙地区持续不断的战事中,以色列再次被许多西方人视为压迫性殖民强权,“巴勒斯坦将获得自由,从河流到海洋”的口号,已成为大学校园和社交媒体平台上的共同呼声。

但这种认知与当地的实际情况并无多大关联。与哈马斯及其西方辩护者所认为的相反,以色列人数众多的巴勒斯坦少数族裔,并不急于被“去殖民化”。以色列民主研究所(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尽管尚未获得完全平等地位,但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支持这个犹太国家的巴勒斯坦裔以色列人比率,已从6月的48%上升到70%。

虽然以色列占领约旦河西岸的殖民性质无可辩驳,但也必须指出,巴勒斯坦人在本世纪初以巴甫洛夫条件反射(Pavlovian)的方式两次拒绝了以色列的和平提议,加速以色列和平运动的消亡。已故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Yasser Arafat)在2000年拒绝了第一份提议,即所谓的克林顿和平参数。时任沙特阿拉伯驻美国大使班达尔(Bandar bin Sultan)强烈谴责这一决定,称其为“对巴勒斯坦人民犯下的罪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