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时度势

李斌:新加坡的创业与创新悖论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近30年前,笔者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进修,任课教授曾在课堂上引发一场辩论:新加坡为什么没有创出世界级的产品或服务品牌?现场气氛热烈、观点不一。没过多久,沈望傅创办的创新科技异军突起,大有成为全球知名企业的势头。时至今日,公司创始人或许带着遗憾离世,可上面的问题似仍然无解。

1990年,美国哈佛大学管理学教授迈克尔·波特出版《国家竞争优势》(The 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Nations)一书,提出著名的钻石模型。其中心思想是一个国家促进产业发展、塑造竞争力要具有四大优势:生产要素即各类资源、需求要素即足够的市场、厂商战略即培养大公司的环境,以及关联产业即配套和支持性企业。另外,还有两个额外助力条件:政府效能与抓住机遇。波特原著中引入和推崇了10个国家的发展经验,原本也包括新加坡,但出版时因故取消了。

事实上,从钻石四角上看,新加坡缺乏生产和需求两个要素,这也呼应了前述课堂辩论上一位同学的看法:新加坡人口太少、滋养不出需大量消费的名牌产品。教授当场以瑞士的例子加以反驳:瑞士人口也不多,却有国际知名的雀巢公司、ABB集团和多个手表品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