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三大怪圈”值得中国领悟警醒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1953年,彭德怀与毛泽东。(互联网)
1953年,彭德怀与毛泽东。(互联网)

字体大小:

我们从历史和现实深重教训的角度出发,着重讨论一下第二种情形中经常出现的“三大怪圈”,因为对这些怪圈陷阱如果不特别注意防范,往往导致事情不断继续恶化,滑向谬误、失败甚至崩盘。第一种叫做“庐山会议怪圈”,第二种叫做“冷战的苏联怪圈”,第三种叫做“俄乌战争怪圈”。

当今的中国面临国内可持续发展的挑战,国际上与美国多方位争锋较量,又遭遇不少地缘政治的棘手问题。关于目前对策与未来前景,笔者以为最关键在于,中国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轨道和方向,身正才不怕影子斜。这其实无非就是三种情形:轨道与方向正确或比较正确;轨道与方向混乱或模棱两可;轨道与方向错误或昏庸迷失。

局面如果属于第一种情形,那再好不过,皆大欢喜;如果处于第二种情形,就要做出及时关键的调整修正,并至少要严防自由落体掉向第三种情形似的深渊。这里我们从历史和现实深重教训的角度出发,着重讨论一下第二种情形中经常出现的“三大怪圈”,因为对这些怪圈陷阱如果不特别注意防范,往往导致事情不断继续恶化,滑向谬误、失败甚至崩盘。

第一种叫做“庐山会议怪圈”,即以1959年夏天召开的中共庐山会议为参照范本。会议的初衷,本来是针对当时大跃进运动中出现的过火与极端做法,做出某些调整和修正。但到会议快结束时,时任国防部长兼国务院副总理的彭德怀,认为会议无关痛痒,没有真正解决当时中国社会面临的严重经济困境及人民疾苦。彭德怀于是秉笔直书,给当时中共领袖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表述自己的看法。不料庐山会议本来意在纠左,最后却成了一场反右斗争,并导致其后经济和社会的全面灾难。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