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国:我看美国的种族问题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指出,美国非裔事实上是长期处在白人绝对优势和权威的统治下,也只有经过马丁·路德·金(右)和马尔科姆(左)一个和平一个暴力的两手斗争,才为美国非裔赢来一席之地和白人某种程度的道德负疚感。(档案照片)
作者指出,美国非裔事实上是长期处在白人绝对优势和权威的统治下,也只有经过马丁·路德·金(右)和马尔科姆(左)一个和平一个暴力的两手斗争,才为美国非裔赢来一席之地和白人某种程度的道德负疚感。(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在美国生活超过20年,时间上也接近自己在中国生活过的岁月了。不得不说,所有生活在美国的华裔乃至亚裔,都必须面对美国的多元文化和族裔政治这个绕不开的问题。也不得不承认,我在族裔课题上,特别是涉及非裔美国人,即黑人的问题,和大多数美国华裔人士的感受可能有所不同,但是我仍然认为,多数华裔的种族观是存在误区的。

族群政治在本质上是为占人口多数的民族所宰制的话语和制度工具。在美国,种族(race)和族群(ethnicity)的分类法本身就是由白人精英所制定。在很多白人精英人类学者自以为是中国少数民族的代言人的同时,他们似乎从来不考虑美国国内的种族和族群划分,对于非白人来说同样是模糊和令人困扰的。

几个经常在填表时遇到涉及个人背景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亚裔常常被按原籍国细分,欧洲裔白人并不按原籍国细分,为什么犹太人不被单列出来,又为什么所有表格都要单独询问填表人是否“拉美人(Latino)或西班牙语系人士(Hispanic)”。事实上,我就曾有过两名外表看不出来的犹太裔同事主动在私下说“我是犹太人”,似乎是为了拉近和我这个“中国人”的距离,抑或是内心也不认为自己就是绝对心安理得的白人。但即使大多数本土美国人可能也不会细思这里的门道,我只能说,一切分类都是政治。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