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话题

纪赟:尊重医疗前线人员就是尊重自己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被告韩菲紫(右图)曾在医院辱骂护士。右图为她10月25日通过视频出庭时的样貌。(取自网络/法庭绘图梁锦泉)
被告韩菲紫(右图)曾在医院辱骂护士。右图为她10月25日通过视频出庭时的样貌。(取自网络/法庭绘图梁锦泉)

字体大小:

医患矛盾并非新加坡所独有的现象,有些人纯粹就像那位网红一样,缺乏最基本的家庭教养与学校教育。另外则有可能是患者及家属的情绪压力,加上医疗资源的不足或者纯粹沟通上的障碍,致使整个医疗体系都成为这种负面情绪的牺牲品。

本地10月份轰动坊间的一大新闻,是某无牌网红陪酒女大闹新加坡中央医院并辱骂护士与警察。此事件最终以当事人受到法律制裁而告终,但每隔一阵子就出现对医护人员无礼的事件,却很难就此终结。据报道,本地医护人员遭辱骂、动粗和骚扰的事件逐年攀升,处理这一问题有迫切性。

我们普通人一般意识不到医护工作的重要性,直至生死存亡关头。今年10月初我确诊了冠病,平常身体一直较健康的我,在发烧两天后就基本恢复了。不料到了17日半夜却突然出现紧急情况,冠病引发的心脏问题把我从梦中惊醒,幸好在晕厥前叫醒了家人,打了民防部队的紧急电话995,10分钟内民防部队的救护人员就已抵门抢救。被紧急送往陈笃生医院后的一周,我充分体会到医护人员既专业又无微不至的细心照料。

过去三年多,由于疫情的缘故,新加坡以及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和民防部队等前线救护人员,都面临空前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量。他们所承受的,往往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疲累与崩溃感。但正是这些人的使命感与奉献,才让如今整个世界包括新加坡慢慢走出疫情阴霾。但人类的健忘与自我中心,却很容易淡忘他们所做出的牺牲与努力。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