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奥尼尔:2024年的通胀挑战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由于核心通胀率仍高于设定目标,排除通胀因素后的实际工资水平仍在增长,生产力上升的有力证据还未出现,央行行长们不会很快降息。(彭博社)
作者认为,由于核心通胀率仍高于设定目标,排除通胀因素后的实际工资水平仍在增长,生产力上升的有力证据还未出现,央行行长们不会很快降息。(彭博社)

字体大小:

由于核心通胀率仍高于设定目标,排除通胀因素后的实际工资水平仍在增长,生产力上升的有力证据还未出现,央行行长们不会很快降息。当他们继续尝试通过公开声明来影响市场时,他们或许不得不承认,市场可能看到了一些自己未能看到的东西。如果数据急剧转好,他们或许就会改变口风。

2023年已然过去,但许多已知的未知事件(尤其是在地缘政治方面)和或许同样多未知之未知事件(unknown unknowns)依然潜藏于不久的未来,以至于比以往更难以对全球经济做出预测。投资机构似乎预计2024年的经济将进一步放缓,当中不少人对我们尚未出现严重衰退这一事实感到困惑。

通货膨胀的前景构成了更为巨大的挑战。过去几年的情况显示,至少在总体意义上来说,通胀会受到不确定性和未知之未知因素的严重影响。关于通胀前景的激烈辩论仍在继续,一些德高望重、经验老到的商界人士对中央银行是否已经控制住通胀表示怀疑。欧元区、美国和英国的最新消费价格数据,为总体通胀趋势提供了一些令人鼓舞的消息;但核心通胀(不包含波动较大的能源和食品价格)仍然令人不安地高于央行的设定目标利率。

当然,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似乎不存在这个问题。相反,中国最近的消费价格数据显示,它正在出现通缩,核心消费价格指数在去年11月份同比下降了0.5%。过往许多分析师都怀疑中国正在向世界其他国家传导通缩压力——主要通过低成本制造业出口及不断扩大的国外市场份额。倘若我们还处在那个时代,当前的一些通胀忧虑或许会有所减轻,但那些日子似乎已经一去不返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