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脉搏

纪赟:谁也不应孤独而死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对于独居老人的诸多问题,可以通过政府的政策导向,来发挥市场调节作用,鼓励民间资本对这一领域的投入。(王彦燕摄)
作者认为,对于独居老人的诸多问题,可以通过政府的政策导向,来发挥市场调节作用,鼓励民间资本对这一领域的投入。(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老年问题日益严重,注定不可能单独依靠政府单一投入。促进相关问题的市场化解决,不但可以使老年人有更多养老选择,也可以增加更为精细化与个性化的独居老人问题解决方案。我们出生时就注定孤独,但至少不应在死后可悲地化为一具腐尸。

新加坡老龄化问题非一日之寒,独身者渐多,加上老年人与子女不生活在一起的数量也同样可观,所有问题结合起来,就导致报章中层出不穷的孤独至死的新闻。有时一天会有两起,或者一户人家有两具腐尸出现。应注意的是,出现腐尸乃是类似情况的极致呈现,每一起腐尸事件背后,还藏有更多被忽视的独居老年问题。

据2020年统计,本地独居老人数目超过8万。这是相当惊人的数字,如仅靠某一机构或组织来承担,须耗费庞大的资源,故而只能由各方共同协调处理,才是上策。我觉得只有通过家庭、社区及社会公益组织、养老机构与政府等四方来共同努力,才有可能稍加改善。

现代化的速度令本地家庭结构发生剧变,传统大家庭日益小型化。即使有家庭者,老年人也往往会主动或被动地与子女后代分居。这不仅导致独居老人现象增加,由于缺乏家庭的陪伴与支持,独居老人在物质上与精神上都会出现严重问题。不少老人会因此与社会日益隔离,陷入无法融入社会的孤独情况。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