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碰撞

邱巧娟:再谈中文本土化和职业化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去年12月18日发表张森林《东南亚华教本土化与职业化的思考》,我认同教材要有本土特色的观点,而中文的使用范围要走向更务实的经济发展层面,也是毋庸置疑的。但如何着手推广中文在职场的应用空间,以及其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我认为岛国的情况和泰国与印度尼西亚又不尽相同,因此向印泰取经作为借鉴之外,还有更多须要考量的现实因素。

在教材本土化上,如张文所言,我国早已自己编写华文课程教材,也采用一些本土作家的作品来提高学生对新加坡华文文学的认识。语言是文化的根基,本土化的华文教育,无形中帮助学生了解我国多元文化的特色,也培养身为新加坡人的国民意识感。最近新跃大学中文系课程大纲加入了一些新课,出现《社会视角下的新加坡华语》《中华文化与新加坡》《理解新加坡社会》等这些选科。大学课程转型时,加入本土化元素,让学生浸儒于汉语与中国文学的同时,也理解到新加坡特有的语言文化元素,对国家与社会发展都有深远的意义。

另一方面,“中文+职业教育”、中文职业化是很好的创新理念,但在这个概念上,个人觉得我国的情况和印泰同中有异,在达到中文带来的职业效应目标方面,会有蛮大的分歧点。我国华族一般上在双语教育下,听、讲都不是问题,到了阅读和书写时就有困难。所以在这一层面上,我国的情形和印泰因为高铁的技能培训而学中文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情况就像国人因为要到日本学动漫或游戏制作,而接受日语培训苦学日文。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