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江湖

孙松清:外来者与乌托邦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外来者》弹的虽是种族和谐的老调,但也在叙述一场在种族冲突期间失败的乌托邦实验,绾合了对隔离政策和乌托邦追求的双重否定,展现了这个国度对乌托邦幽影不散的警剔。图为《外来者》电影场景。(库曼影业)
《外来者》弹的虽是种族和谐的老调,但也在叙述一场在种族冲突期间失败的乌托邦实验,绾合了对隔离政策和乌托邦追求的双重否定,展现了这个国度对乌托邦幽影不散的警剔。图为《外来者》电影场景。(库曼影业)

字体大小:

《外来者》弹的虽是种族和谐的老调,但也在叙述了一场在种族冲突期间失败的乌托邦实验,绾合了对隔离政策和乌托邦追求的双重否定,展现了这个国度对乌托邦幽影不散的警剔。

上个月,马来西亚首部众筹电影《外来者》(Pendatang)在YouTube上播出。这是一部反乌托邦惊悚片,背景设定在架空未来的马国,一起交通意外演变成严重的种族冲突,最终政府发动公投并以近八成民意通过《隔离法案》,从此各族分而治之。此时,沙巴、砂拉越已退出联邦,马币严重贬值几成废纸,各族成立民兵自保。故事以一个刚被分配迁居至“华人区”的中产家庭的遭遇与视角,来审视“谁才是外来者”这个议题。

在马国,“外来者”一词原本指代外国移民,尤其是非法移民,但如今成为马来民族主义者用来贬低非马来人的歧视性用语,剑指非土著的华人和印度人。在英殖民时期,当局以分而治之的方式,让三个种族都处在完全平行的时空里,筑起高牆让特定种族仅能从事单一职类。这对殖民者而言是利于统治,却加深各族间的贫富差距。隔阂与猜忌等问题是这段待解决的历史问题的外延,乃至于马国在独立近70年后,宣称“某某族群为外来者”仍是不少政客发声的起手式。

早在纳吉担任首相时,就有不少官员指“外来者”的称呼有理有据。多年下来,这些言论不绝于耳,国民或已免疫,但不代表没煽动人心的市场。数月前,前首相马哈迪加码,声称外来者试图夺取马来土地,甚至要改掉国名。“马来土地”确实是光天化日下驰骋于半岛的说法,其中一个例子,是马来亚铁道公司的官方名称“Keretapi Tanah Melayu Berhad”,明明白白就说了这是“马来土地”(Tanah Melayu)。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