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美国在背离新闻自由路上越走越远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塔克·卡尔森(左)在莫斯科采访俄罗斯总统普京。(路透社)
塔克·卡尔森(左)在莫斯科采访俄罗斯总统普京。(路透社)

字体大小:

受众对新闻内容的看法,取决于自身政治立场与相关的知识储备。规定受众只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本是极权国家独裁政府的“专利”,如今却成为美国左派的律条。

2月8日,美国著名媒体人塔克·卡尔森亲往莫斯科采访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视频发表,两天内高达1.9亿的点击率(不包括附上俄文及中文字幕的版本)。此行无异于在整个“恐俄”的西方社会投下一枚巨型“炸弹”:白宫官员约翰·柯比表示,美国人不应该相信普京在卡尔森的采访中所说的任何话;美国主流媒体几乎全员出动表达愤怒,甚至还有政客认为卡尔森是“美国的叛徒”。世界皆知,美国的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美国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不是只保护正确言论,而是保护人人有权说出自己的观点,包括表达不正确观点的权利。记者采访“美国敌人”,这种先例有CBS名主持迈克·华莱士在前,2006年8月他退休之后对伊朗总统内贾德的采访,还让他获得了第21次艾美奖。

美国曾以新闻和言论自由傲视世界世界了解美国的新闻自由,多从“扒粪者”(muckraker)故事开始。美国新闻史上有个著名的“扒粪运动”,指1903年至1912年这10年间轰轰烈烈的黑幕揭露运动,参与主体是新闻记者与大众媒体。当时美国社会正处于高度腐败状态,权钱交易猖獗,全社会都深卷其中,社会道德整体败坏,各种社会矛盾非常尖锐,已经危及社会的稳定。这群以“扒粪者”自命的新闻记者,通过这场运动将美国从堕落的深渊中拯救出来。

从那之后,揭露真相,直批各种社会黑暗,成为美国新闻记者的职业骄傲。在这过程中形成了一些行规:事实是唯一的,评论可以自由;要采访各方当事人并报道他们的看法;所有事实必须经过重复查证。这也是美国普利策奖设立之初的基本评比原则。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