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越:钢琴在西方早已过时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注意到,钢琴在英国已没落。图为英国创作歌手、钢琴家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的三角钢琴。(法新社)
作者注意到,钢琴在英国已没落。图为英国创作歌手、钢琴家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的三角钢琴。(法新社)

字体大小:

从精英社会进化成大众社会,意味着从前的精英(即王室、贵族与富人)定义的主流文化,转而由大众定义。钢琴是中产阶级以上才负担得起的艺术,须要长时间学习与熏陶;而流行音乐一听就入耳,一跳就喜欢,无须训练,甚至可以自学成才,入门门槛是大众级的。

时隔11年,我第二次撰写钢琴过时的文章。第一次是在2013年,我以读者身份向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投稿,那是我当时的“重大发现”,以致必须写下;BBC中文网也即刻刊发,所以估计这样的“发现”文字此前不多见,甚至没见过。

我一直纳闷,为何其他华人没有意识到这样的风气,大都还在让孩子学习钢琴?也许就算发现了,也不愿相信。我第一次听闻钢琴在英国已过时,心里震动难受了许久,因为钢琴曾如同神一般高尚,地位牢不可摧。我曾经希望自己能演奏美妙的钢琴乐曲,因为我曾认为那么美妙的钢琴,是人生必不可缺的高尚内容;我还曾经认为不给孩子钢琴教育,就是失责。在我的要求下(我先生无法理解这样不合时宜的行为),两个孩子都上过钢琴课,不过所幸在大孩子七岁时,尽管非常艰难,我逐渐成功地从中国虎妈转型为英国妈,故此孩子没有遭受过多少高压教育,没有被迫为她们的中国母亲补偿心愿。2014年,我经受过另一次巨大冲击,在访问中发现“贵族早已失去在英国的神坛地位”,而中国的教育告诉我“贵族在英国拥有无上地位,因为英国是最讲阶级的社会”。钢琴和贵族这样过时的神话地位,都经由中国教育给我。去钢琴神话的心理重建,花了我几个月甚至一年。

这些都已是陈年往事,后来我对英国的各种重大发现越来越多,文化方面的落差已是小事,政治体制上的落差才意义重大,因为认为世界进入和平时代尾声已经成为共识。当代中国看起来现代,也只是建筑、道路、高铁这样的硬件设备,因为可以弯道超车;在人文和文化方面的知识,中国大体上是英国19世纪的水平(民主常识类似于英国17世纪水平)。和现在的中国一样,钢琴曾是英国19世纪富起来的中产阶级地位象征,是用来炫富的家具之一。在浩大的客厅里,英国贵族人家孩子为客人弹奏钢琴的场景,在华人心里挥之不去。我多次在朋友圈里看到这样的场景重演,演奏者大都是华人子弟,或者老迈的西方人。因为这是一个在西方已进入黄昏的行业,一个没有或极少西方人还会热情追求的职业。这也是为何郎朗能够成为行业明星的原因,因为在西方已经没有竞争对手。我知道最出名的演奏钢琴的英国人,是那位受伦敦圣番克拉斯火车站三名华人小粉红提振而一夜走红的K博士。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