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专栏

吴俊刚:个人财富也须有限度?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据国际公益组织“全球公民运动”的数据,全球最富有的1%富豪拥有世界近一半的财富。(示意图/Pixabay)
据国际公益组织“全球公民运动”的数据,全球最富有的1%富豪拥有世界近一半的财富。(示意图/Pixabay)

字体大小:

我们应该鼓励企业把更多利润分给低薪员工及回馈社会,而不只是照顾股东的利益,或让高层人员囊括所有的“功劳”和报酬。与其限制个人的财富积累,不如鼓励所有富人都能尽量把钱用在社会公益上。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回归到我们的优良传统价值观,而不应重蹈其他国家的覆辙。

今年2月份,本地银行界出现两条吸睛新闻。首先是银行家、大华银行第二代掌门人黄祖耀去世;接着是本地最大银行星展集团宣布,集团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去年的可变动薪酬削减30%,减薪数额约414万元,以此表示对银行去年发生一连串数码服务中断事故负起责任。集团管理层则集体削减2023财年获得的可变动薪酬21%。

据美国商业杂志《福布斯》公布的实时净资产消息,黄祖耀身家高达72亿美元(97亿新元),去年在新加坡排名第八,在全球富豪排行榜中名列359。高博德则是新加坡出名的打工皇帝。据《联合早报》去年4月的报道,他2022年领取总薪酬达1538万元。排名第二的是大华银行副主席兼总裁黄一宗,总薪酬为1424万元。

美国花旗集团(Citigroup)日前宣布的总裁简·弗雷泽(Jane Fraser)的总薪酬更是惊人,达到2600万美元。新加坡大企业采取的是美国模式,打工皇帝除了有一定的年薪(基薪),更重要的是看公司业绩表现给予的股票、奖励金、车马费和俱乐部津贴等附加利益。这些加起来统称可变动薪酬。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