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凌:再谈中美竞争基本属性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比较与竞争,本属国际关系之常态;既正常、不可避免,也有益、值得鼓励。(法新社)
作者认为,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比较与竞争,本属国际关系之常态;既正常、不可避免,也有益、值得鼓励。(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中美竞争既非古希腊城邦之间惧失名利的争斗,远不止主权国家之间常有的矛盾摩擦,更非美欧/美日之间的贸易战。如果硬要套用历史类比的话,它恐怕更接近当年的希腊诸邦与波斯之争、中华世界里的秦与六国以及宋元之争,以及不久前的美苏冷战甚至二次世界大战。

笔者前文《中美竞争是零和博弈吗?》(《联合早报》2月13日言论版)提到,中美两国看似没有根本性的利害冲突,经济文化交流还高度互补互利,但却展开了一场日益广泛、接近零和的全球性大博弈。双方的官宣似乎都已经认定这场竞争或斗争意在“亡我”,攸关生存。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如此走向你死我活,必然牵动全球,缘由不可不细察。


人类个体与团体的行为由利益需求、价值规范以及能力处境所决定,而不同的社会政治制度则是形成这些因素之异同的一个基本变量。诸如游牧部落、农耕村社、威权帝制、民主法治,皆各有其迥然不同的价值理念与行为规范。不同的世界政治秩序,则从根本上决定了整个世界的不同命运:集权统一的世界帝国如中华秩序和印加帝国,与分权分立的国际关系如澶渊之盟和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就给各自的整个“世界”带来过天壤之别的不同成就。

史学界流行的“东西方大分流”说,讨论了15世纪以后欧亚大陆东西两端截然不同的历史发展与成就。其实,这个所谓分流,主要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秩序的不同后果。人们津津乐道的规范人类行为的不同文化,不过是不同政治制度与世界秩序的沉淀与内化。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