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盘

丁一鸣:中国爱国主义庸俗化值得警惕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2月25日,在美国纽约唐人街,人们在庆祝龙年的农历新年游行中表演舞龙。(路透社)
2月25日,在美国纽约唐人街,人们在庆祝龙年的农历新年游行中表演舞龙。(路透社)

字体大小:

10多年前,我问一位中国的英语语言兼国际传播资深专业人士,东方的龙与英文语境中的dragon显然是两个物种,为什么不能翻译成“loong”,就像是yuanfen(缘分)、guanxi(关系)等词汇原样照搬进入英文词典一样。我当时似乎是从哪里看到了这样的提议,并且彼时的译法依据也没有今日诸如“显得像龙那样很长”“两个字母‘o’就如同龙的两只眼睛”云云这么花哨,而仅仅是参考当时正蜚声报端的台湾政治人物宋楚瑜的姓氏可以译成Soong而已。

这位专业人士和蔼而耐心地为彼时血气方刚的我解释,dragon固然与中国龙在形象上有所不同,但该词汇已进入英文语境很久,至多可以在dragon前面加上Chinese以彰显中国龙的特殊性,贸然更动并不能取得提议者想象中的效果,很可能普及不开,反而更会令语义混乱,制造出不必要的困惑和混乱。简而言之:不必要。

谁曾想,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了十多个春秋,在21世纪第一个甲辰年伊始,dragon和loong的争议居然见诸报端,10几年前在专业人士眼中并不必要的举动,如今堂皇矗立在中国的爱国主义大纛之下,成为一大公案。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