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话题

郑春贵:制造平等社会责任提升生育率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家有幼儿的母亲回到职场后,雇主可以酌情处理,提供伸缩性的工作时间、居家办公等等,让母亲在劳动力上不落伍脱节,又能亲身照顾孩子。(档案照片)
作者认为,家有幼儿的母亲回到职场后,雇主可以酌情处理,提供伸缩性的工作时间、居家办公等等,让母亲在劳动力上不落伍脱节,又能亲身照顾孩子。(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妈妈和女儿的关系,最有利于帮助女儿建立稳固的成家意愿和心态。政策制定者应该注重,如何支持长辈在促进下一代生育率方面的角色,专业地帮助现代妈妈,在没有压力下和孩子谈婚嫁之事,以及生儿育女的计划。

新加坡的人口政策在过去半个世纪做了180度的转变。在1950至197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婴儿潮严重冲击了我国的居住问题,衍生了接下来30年的两个孩子政策,我国整体总和生育率从1960年的每位女性5.76降低到千禧年的1.41。接下来20多年里,逐年增加的育儿鼓励措施和有利生儿育女及护幼的经济政策接踵而来,只可惜新生儿的人数有减无增。去年,居民整体生育率创下了0.97的最低纪录,已经进入人口萎缩的阶段!总理屡次三番拉的警报也如春风过耳,无影无踪。

要扭转新加坡的生育率,不得不先了解导致目前局面的原因,从而对症下药,才不至于对空喊话,一切枉然。

新加坡低生育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常听闻的说法及我们看到的政策,集中在缩短取得适合自己的住房等候时间,以及津贴护理及孩子学前的教育经费,而女性事业及经济上的发展受阻等诸多顾虑与担忧,尚无全面的解决方案。官方数据明显说明,到目前为止的政策和措施,犹如隔靴搔痒,未能解开问题症结。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