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时间

谢莉璇:逮捕与当事人福祉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出现状况时,警察最早抵达现场。从执法人员的角度,在当事人可能伤害自己之前,把他逮捕,能让他免受伤害。(档案示意图)
出现状况时,警察最早抵达现场。从执法人员的角度,在当事人可能伤害自己之前,把他逮捕,能让他免受伤害。(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我修读辅导学的其中一门课是辅导专业伦理。第一堂课,老师就交代要把专业伦理的五个向度和五项伦理原则背起来,考试“一定会出”。一听到“考试”这两个字,整个人马上被震醒,用红笔在讲义上画上大圈圈,注明“考试”,还放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国会在3月7日提出一读的执法与其他事务法案,将修订《警察部队法令》,赋予警方更大权力,逮捕可能对自己和他人构成安全风险的人,例如精神病患。


现有法令规定威胁要作出的伤害必须是“即将发生”,才能逮捕当事人,新法拟议的修正,则允许警方只须判定为“可能发生”就可逮捕威胁者。当局认为有必要通过法案,澄清《精神健康(护理与治疗)法令》(Mental Health(Care and Treatment)Act)有关警员逮捕精神病患的规定,确保警方能在精神病患伤害自己或他人之前,就将他逮捕。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