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聚焦

陈春安:马国新村申遗惹恼了谁?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指新村是1948年至1960年英国殖民地政府实施紧急状态,而制造出来的“集中营”。(档案照片)
作者指新村是1948年至1960年英国殖民地政府实施紧急状态,而制造出来的“集中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曲解历史往往是各民族之间的通病,但有一段历史却不能曲解,也不能忘记:英殖民为了方便统治,曾将华巫印三大民族分而治之,导致三族一直无法融洽相处,互相包容。这或许是在新村申遗课题上产生裂痕,无法有共情、共理的原因吧!

马来西亚“新村申遗”风波,看来一时还不能完全平息。事缘房屋及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提议向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申请将马国的华人新村(有七大新村)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项提议在马国炸开了锅,使得倪可敏一时成为被斥责、批判的对象。

何以一项简单的申遗,会演变成炮声隆隆的政治风暴呢?新村究竟是什么东西?何以如此敏感?不得申遗?生活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几乎都与新村沾上一点关系。新村是1948年至1960年英国殖民地政府实施紧急状态,而制造出来的“集中营”!新村见证了马国在国际冷战情势,以及马共时代的沧桑历史记忆。因为要抵御马共的骚乱,斩断人民与马共的联系,英殖民者把森林边缘与乡村地区的华族居民,全驱赶到所划定的新村栖身,并严加监视、管制、配给粮食、没收武器、限制活动,以免他们成为马共的同情者、资助者。高峰时期,马来半岛共有613个新村,目前只剩下400多个。

那干嘛要给新村申遗?申遗又是怎么回事?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宗旨,申遗是为了“促进教育全球发展,保护文化多样性,以及建立和平且包容的知识社会”。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